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七零大杂院小寡妇 > 第60章 装神弄鬼 买车了
    陈青妤大晚上鬼鬼祟祟的出门。

    她穿上了林俊文当年留下的工作服,外面套着自制雨衣,这雨衣上一次就吓到了人,这一次陈青妤又把它穿出门了。不过上一次是意外,这次可不是了。一出门,就飞快的跑起来。跑出一道白影儿,陈青妤这次过去,主要也是踩点,有机会就吓唬人,没有机会就明天。

    不强求。

    毕竟不是熟悉的环境。

    陈青妤一路来到李大山家,李大山他们家距离他们大杂院儿并不是很远,毕竟他们厂子的人都住在这一片儿,这边也是大杂院儿,不过这边是三进,因为住房紧张,还有在院子里搭上了偏厦子的,满满当当的。

    陈青妤翻墙进了院子,一路摸索到了李大山家的窗户下面,你还别说,赵老太虽然刻薄,但是办事儿还成的,这不,大院儿这么多户人家,她倒是打听的清清楚楚的。

    陈青妤没打磕绊就来到了李大山家窗户下面,虽然时候不早了,家家户户都关着灯,但是李大山没睡。李大山正在跟自家老伴儿说话,陈青妤躲在窗户下面偷听。

    李大山的媳妇儿此时正在给他按腰,说“你看看你,就是瞎要强,既然是为了领导解围,你就该找领导啊,那不能在白受伤吧”

    李大山瓮瓮的“是林俊文他妈推的人。”

    李大山媳妇儿“那又怎么样她推的人,她就得负责”

    李大山“撞我的是那个闹事儿的老太太。”

    李大山媳妇儿“她不推人,那人也不能撞到你啊这个祸害精,我看那个林俊文活该死了,真是个扫把星,就是天生跟咱家犯冲。”

    李大山叹息一声,说“你也别说这样的话,人都不在了,咱们积点口德。以前也是我对不起他,你何必说这样的话。”

    “什么对不起他,是他对不起咱们他一个孤儿寡母的小子,凭什么抢咱家的工作又不是你要针对他,明明是他自己不好,谁让他犯贱要考的那么好,这个工作可是亲家大哥要留给咱女婿的,他倒好,横叉一杆子,咋的就他能考好这个贱人,抢了咱女婿的工作,活该去死我还嫌他死的早了呢。他这么一搅合,咱女婿做了好几年临时工,妈的,想一想我就觉得生气,真是死的早了。就是个瘪犊子”

    李大山“好了好了,越说越不像话。”

    “怎么就不像话我可没说错,这次机械厂招工,你要是不行,还得找亲家大哥,到时候让他为咱闺女也运作运作,最好能去办公室做个临时工,这样闺女他们夫妻就是双职工了。哎对,你不是腰不舒服吗你去找王主任啊,你可是为了王主任才受伤的。他得为你说话。”

    两个人在家里夜话,窗外的陈青妤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她脸色都冷了下来,该死的

    她早该来了,早点知道这家子的龌蹉

    屋里的唠嗑儿还在继续,李大山“哪里像是你想的那么容易,这事儿可不容易办。今天广播还说呢

    ,会公平公正。”

    “领导都是那么说,但是不一定那么干,你也得为咱闺女想一想啊。咱闺女如果有个工作,在婆家也能抬起头啊。”

    “我再想想。”

    李大山还是很犹豫的,他属实不是什么能耐人,虽然是个老师傅,但是在厂里并不出挑。

    “说起来,徐高明昨天还找我了。”

    “徐高明那是谁”

    “你不记得了你这记性,就是林俊文的邻居,早年林俊文他爸的工作,就是被林俊文那个蠢娘卖给徐高明家了。两家因为这个事儿关系挺一般的。”

    “那他找你干什么”

    李大山“我也不知道,他神神道道的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儿,你说奇怪不我看奇怪的是他。他八成是掉厕所糊了脑子。”

    谣言总是很离谱,在厂子有些人的心里,徐高明就是掉进粪坑了。

    虽然他只是一屁股坐在粑粑上,但是别人不这么想,八卦传着传着就变味儿,这是不假的。

    “他啊,我记得,不就是那个请你吃饭,暗示你不好好教林俊文的真是,你说这个林俊文人缘儿得多差,一个两个的都看不上他。一个人烦他可能是意外,那还能所有人都烦他我记得那个袁浩民也找过你吧你看看他这什么人缘儿啊所以你也别觉得内疚,你针对他又没有错,谁让他犯贱”

    这老妇女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刻薄。

    窗外的陈青妤眼睛瞪的大大的,她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袁浩民也这么缺德。

    徐高明干出这个事儿不奇怪,没想到其中还有袁浩民的事儿。

    陈青妤真是庆幸幸好自己来了,同时也觉得幸好赵大妈今天鼓捣了那一场,不然他们可未必会讨论一个去世好几个月的人。因为赵大妈的冒泡儿,他们今晚话题倒是围绕着这件事不放了。

    刻薄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啊,就是脸皮儿薄,听我的,你明天去找王主任,别明面儿上去,偷偷的,私下里去。”

    李大山“要不,要不跟亲家大哥商量一下吧”

    “也行,咱们闺女有个工作,小两口子过得松快,他指定也是高兴的。咱女婿可是他亲弟弟,提到女婿,我就想到林俊文这个贱人了。多好的机会啊,咱家女婿本来都要成为正式工了,偏生他考的那么好,直接顶了女婿的名额,该死的”

    陈青妤听着这人骂骂咧咧,眼看似乎说出不出什么了,她轻轻的敲了一下窗户。

    “谁”

    陈青妤自然是不说话的。

    她默默的后退一步,踩着窗台翻到了房顶,将头发散开,扒拉在前面,这得亏是个这个年代,头发茂盛,没有脱发困扰。

    陈青妤又敲了一下。

    “谁啊”

    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骂骂咧咧的“要死的,大晚上的谁干什么啊看我不收拾你”

    女人穿鞋开门,语气不善“谁啊大晚上不睡觉咦”

    外面没有人。

    她疑惑的很“谁啊”

    长长的头发从房顶垂了下来。正好落在女人的面前。

    陈青妤一手紧紧抓着房檐儿,庆幸这边家家户户都乱搭建,这要是在他们大院儿还干不成这个。

    她一手抓紧了,轻轻的摇晃,女人“啊啊啊啊”

    陈青妤翻身下来,一道白影猛地立于女人面前,陈青妤把头发都扒拉在前边,黑灯瞎火的一把拽住这女人,就往门口拖。她动作特别快,摆明了要速战速决。

    陈青妤力气大,动作快,那女人还没啥反应,就被她一溜烟儿拽到了大门口,谁让他家住前院儿呢,就是这么“方便”。

    “啊啊啊有鬼啊救命啊”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李大山赶紧扶着腰出门,等他磨蹭出门,女人已经被陈青妤拽出大门了。这边的闹腾也让其他人家都亮起了灯。

    “咋回事儿”

    “这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呢”

    “谁家又闹妖儿啊,有啥事儿白天不能解决,晚上不让人好好睡了是吧”

    陈青妤不晓得别人怎么说,她用力拽着人,直奔厕所

    是的

    厕所

    这人不是满嘴喷粪吗

    既然这么爱满嘴喷粪,就直接下去吧

    陈青妤想到这女人的刻薄言语,就觉得分外的可气,她嗖嗖的给人直接拽到了厕所,这会儿李大山已经追出来了,就看到一道白影儿。

    “老伴儿”

    “救命啊”

    陈青妤看着这满嘴喷粪的老家伙,一把掀开厕所后头的盖子,将人用力一推噗通

    “啊啊啊啊”

    老太太在厕所里面噗通,陈青妤火速闪开,恶心别人可以,不能恶心自己。

    她一个越身,上了墙头。

    “老伴儿啊”

    李大山冲了过来,他对老伴儿倒是挺有心,也没怕鬼。

    陈青妤眼看李大山出来,院子里也有人出来了,他直奔厕所后头,叫“老伴儿,我来救你,我”

    噗通

    陈青妤弹了一个石头过去,直接砸中了李大山,李大山一下子栽倒下去“啊啊啊”

    “妈呀。李大叔,你咋往粪坑里跳啊。”

    “天老爷啊,快救人啊”

    “啊,好恶心,不行,我不行。”

    “你少说废话,你不行难道我行我也不行。”

    “卧槽了,这也太恶心了”

    大家议论纷纷,陈青妤悄无声息的立刻撤退。

    他们不是乐意在车间搞霸凌吗

    正好了

    让你们感受一下被人嫌弃的滋味儿。

    不是乐意满嘴喷粪吗

    正好,自己吃点吧。

    计划没有变化快,陈青妤本来是想装作林俊文的,但是她又觉得还是扮

    做女鬼更好。如果是“林俊文”少不得要牵扯到他们家,这就没有必要。

    这么一想,这样也挺好。

    反正不管是啥事儿,顺子自然就成。

    陈青妤在路上火速的就把衣服脱了,悄悄的回了家,深更半夜的,大院儿的人都睡得很好,陈青妤找了两块大石头,直接奔着中院儿,一抬手啪

    砸了袁浩民他们家的玻璃

    “啊谁啊”

    陈青妤火速的回到二院儿啪啦

    完活儿,回家

    陈青妤接连搞事,窜回家火速的给外衣脱了。

    “谁啊,谁砸我家玻璃啊”

    “要死了,谁那么缺德,深更半夜的疯了啊”徐高明气急败坏的声音想起来,陈青妤这会儿已经给衣服都换下来了,赵老太听到外面的吵闹,揉着眼睛“大晚上鬼叫什么”

    陈青妤轻描淡写“徐高明家玻璃让人砸了。”

    赵老太睡得迷迷糊糊的,没反应过来,哦了一声,翻个身。

    “大家快看看,这深更半夜的,吓死个人啊”

    “我家玻璃也被砸了。”

    “什么”

    外头闹腾起来,赵老太气的不行,一咕噜坐起来拉开窗户叫骂“你们要死啊,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呢。你们不睡我家还睡觉呢,烦死个人。”

    徐高明披着衣服站在外面“我家玻璃被人砸了,这大晚上的恐怕不会是外人干的,肯定是大院儿里的人,如果不找到这个人,以后其他人要是也遇到这样的事儿怎么办,要是伤人了怎么办”

    “我赞同,我家也被砸了,我这睡得正好,一个大石头就那么飞进来了,玻璃哗啦一声,真是吓死了”袁浩民也气急败坏,他一向都认为自家是大院儿的和气人家,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下手。

    袁浩民十分不愉快。

    赵大妈“卧槽,你家也被砸了”

    虽然很困,但是一听说两家都出了热闹,赵大妈赶紧起身“那我还是出来看看。”

    虽然影响她睡觉很气恼,但是看热闹也是不能少。

    陈青妤倒是没有出门,但是也趴在窗户上,说“我就不出去了。”

    她也没说是自己干的。

    赵大妈兴冲冲的出门,徐高明看她这个幸灾乐祸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其实他家被砸了,他是有几分怀疑赵大妈的。赵大妈跟他们家关系可不咋好。

    但是他家之前害的大家吃坏了肚子,又不敢说有没有人怀恨在心。

    再加上,袁浩民他们家也被砸了,那应该就不是赵大妈。他们家跟袁浩民他们家没什么矛盾的。

    “究竟是谁干了这样的事儿,自己站出来,自己站出来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不然这件事我们会上报给街道和派出所。”徐高明吓唬人,可是却没人给他这个面子。

    袁浩民“我们家与人无冤无仇,谁这么缺德往我们家扔石头,你们怎么能干出这样的

    事儿。”

    赵大妈“哎不是,你这咋用词儿的,啥就是你们这说得好像是我们干的一样。你可别冤枉人,我大晚上自家睡觉呢。”

    “谁不在家睡觉啊。”

    “徐大叔,你这有啥明天再说吧,大晚上的,实在太困了。”

    “是啊。”

    徐高明“这么重要的事儿,就应当及时解决。”

    赵老太“你也解决不了啊,你就叭叭叭,人家谁听你的啊,哎,没意思,我回去睡觉。”

    本来以为是大热闹,但是竟然没有。

    赵老太才不给徐高明面子,那是转身就走。

    徐高明“”

    妈的

    赵老太进了家门,跟儿媳妇儿嘀咕“也不知道他们两家是得罪谁了。”

    陈青妤这会儿已经给窗户关上拉好了窗帘,小声说“得罪我了。”

    赵老太眼珠子一下差点凸出来,她惊讶的看着陈青妤“你你干的”

    她的声音像是从嗓眼里挤出来,小的不能再小。

    陈青妤“对。”

    赵老太“为啥啊”

    陈青妤“不为啥,我看他们不顺眼。”

    话是这么说,陈青妤还是小声的跟婆婆说了一下今天的事儿,赵老太眼睛赤红“妈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们一个个的都没安好心眼,我就知道的袁浩民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装的跟个正经人一样,但是就是不干正经事儿,他可太龌蹉了。我知道他就是嫉妒,那会儿俊文是靠自己考上了机械厂,他家袁皓风是靠托人才去了铁路做列车员,他家花钱了的。你看,这不就生出对比了有本事直接对比啊比不过竟然搞小动作,我就就知道他家没有好东西。”

    赵老太骂骂咧咧,随即又说“砸他们玻璃就对,全砸了都不为过。”

    陈青妤点头。

    她砸玻璃还有一个用处,就是证明他们婆媳都在家。

    当然,李大山的事儿未必有人会牵扯到她们,但是吧,陈青妤是习惯给每一件事儿都留个后手儿的。

    又能出气,又能证明自己,何乐而不为。

    赵老太躺在枕头上,憋着气,说“儿媳妇儿啊,你说人心咋能这么坏”

    “这不挺正常的那你看那父母子女互相举报的,也不是没有。不过别人算计我,我是要反击的。”

    赵老太瑟缩了一下,说“你你你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啊,现在咱们可是同一个战壕儿里的。”

    陈青妤嗤笑一声,说“你怕什么。”

    赵老太谄媚的说“我是不怕的,咱们是一伙儿的,我都听你的安排。”

    陈青妤“你知道咱们是一伙儿的就好,可别给我掉链子。”

    “这你放心,你掉链子我都不会掉链子。”

    婆媳两个人嘀咕了几句,窗外徐高明他们也没闹腾多久,明天还要上班呢,谁能跟着他叨叨这些有的没的。再说

    这上哪儿找人啊,都没点线索的。

    徐高明“混蛋,真是混蛋”

    史珍香也生气,不过作为家庭主妇,她还在收拾炕上的玻璃碴子。嘴上更是埋怨不停。

    徐高明两口子生气的很,袁浩民和赵蓉也是如此。这平白无故大晚上飞进来一块石头,谁能扛得住

    第二天一大早,这两家子都顶着黑眼圈出来洗漱,倒是赵大妈生龙活虎,欠欠儿的开口“哎呦妈呀,你说哈,这以后都不用花钱去动物园了。就整天看看你们就成了。这黑眼圈大的,跟大熊猫样一样。”

    “赵大妈你怎么说话呢敢情儿这受伤的不是你们家,我们家好端端的遭罪,哪里睡得着。”史珍香开了口。

    赵大妈“那又咋又不是我干的,我看个热闹还不成了”

    她可是很理直气壮的,本来就不是她

    她端着水盆,哼了一声,转身回家,早早上班。

    听说,癫婆昨天给李大山两个口子都怼粪坑里了,她可是要去厂子拿第一手的资料的。

    这还是上班好,消息都比在大院儿的时候灵通多了。

    她背上小挎包,刚要走,又想到什么,去而复返,蹲在鸡笼前摸来摸去。

    王美兰来二院儿洗漱,纳闷的问“赵大妈你干啥呢”

    赵大妈“我摸摸鸡屁股,看看今天有没有蛋”

    王美兰“”

    赵大妈遗憾的起身“没摸出来。”

    重新洗了手,这才再次出发。

    史珍香阴阳怪气“这是怕下了蛋被儿媳妇儿偷吃吧你还指望她是什么好人真是谁嫁到他们家那是倒了八辈子霉的。”

    王美兰笑了笑,没搭腔儿。

    工作日的早上,大家都是忙碌的很,只有陈青妤这样的才不着急起来呢。

    等大家都上班走了,她才会起床洗漱,顺便给自己栽的小葱香菜小辣椒浇水,又喂了鸡。这些活儿不多,她很快就干完了,这会儿小佳小圆也起来了。

    陈青妤他们吃过早饭就准备出门了。

    赵大妈阴差阳错拿到了一张自行车票,自然还是要用的。

    “小陈出门啊,今天不钓鱼”

    陈青妤“今天我要去供销社买自行车。”

    “啊对对对,你家拿到一张自行车票,就你一个人去买啊你婆婆不去”

    陈青妤“我婆婆要上班,没有时间的。我也不是一个人啊,小佳小圆陪着我呢。”

    小佳小圆立刻抬头挺胸。

    他们也在呀。

    “哎呦这俩小东西那你打算买啥牌子的啊”

    陈青妤“凤凰,既然都买了,那自然还是要买凤凰牌。”

    “也是,哎呦,真是没想到,你家竟然买了咱们第五辆自行车,不错啊。”

    陈青妤“我们家也是运气好,我婆婆意外得到了奖励,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到呢,都是领导体恤

    我们。跟其他人家比起来,我家可真不算什么了。赵蓉大姐他们家就两辆车呢。”

    “哎对了,你知道昨晚他们家玻璃让人砸了吗”

    陈青妤“隐隐约约有听说啦”

    “他家玻璃被砸了,徐高明他们家玻璃也被砸了。不知道是得罪了谁,你住在二院儿,没看到什么可疑的”

    陈青妤腼腆“我上哪儿看啊,深更半夜的,他们吵起来我才醒,不过为啥砸他们两家啊。”

    “那谁知道呢,估计得罪人了。”

    “是了。”

    “哎行了,看你也啥都不知道,你赶紧去买车吧,我也出去买菜。”

    陈青妤笑着点点头,领着两个小孩儿去供销社,小家伙儿嘟囔“妈妈,以后我们家要有自行车了,对吗”

    陈青妤“对。”

    两个小朋友都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青妤“你们喜欢自行车吗”

    “喜欢”

    陈青妤“那等我买了车,载你们兜风。”

    “咦”

    两个小孩儿虽然不太懂“兜风”的意思,但是又乖巧的点头。

    陈青妤这段日子天天都来看自行车的,这一次几个售货员也以为她就是看一眼就走,没想到她倒是主动挑选了起来,售货员小唐惊讶“啊,你有票了”

    陈青妤点头“有了的,厂里奖励了我婆婆一张自行车票。”

    “啊,你也太幸运了吧。”

    售货员小唐“啊,你果然比我买的早,对了,我跟你说,你买这一台,这台我看了,看起来最好。”

    陈青妤“行,听你的。”

    她也不含糊,既然能上柜台卖,其实都没有什么毛病的,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判断更好,不过既然人家提了,她也就顺势答应。

    “哎,你就这么答应了啊你不怕我是瞎说的啊”

    陈青妤“这有啥可瞎说的再说我相信你的人品,我每天过来,你都没撵我,可见你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我相信你的为人啊。”

    这话说售货员高兴的眉眼弯弯。

    “你这话我爱听。”

    她说“你等着,我给你开票,虽说买了自行车,以后你可以来找我玩儿啊。哦还有,你最好买一个车筐然后直接按上,放个东西什么的也方便。你去门口的修车点,那就能安装,不算贵。”

    陈青妤“好。”

    两个人算是萍水相逢,但是人嘛,就看一个眼缘儿,她们倒是关系还成。

    陈青妤很快的就买好了,推着自行车出门又按了一个车筐,有个车筐是方便很多的,这年头儿啊,一辆自行车简直相当于一辆玛莎拉蒂。陈青妤都感觉到别人的注目礼了。没想到,一辆自行车就能有这样的效果。

    陈青妤把两个小孩儿一个放前面一个放后面,说“先这样,下一次再换位置。”

    “好”

    “妈妈,我们去哪里啊

    ”

    陈青妤我们去派出所,车子还是要上牌子的。

    想看香酥栗的七零大杂院小寡妇吗请记住的域名

    自行车买了之后还要去派出所上个牌子打钢印,她一路倒是马不停蹄的,好在办理这些都是很顺利的,只要有手续,并不耽误什么。陈青妤高高兴兴的推着车子往外走,正好遇到了管婷婷。

    管婷婷本来还跟人有说有笑,一瞅见陈青妤,瞬间变了脸,震惊“你买车了”

    陈青妤点头“对啊。”

    管婷婷“你怎么有钱买车你的票是哪来的”她都没有。陈青妤一个在婆婆手底下讨生活的小可怜儿怎么可能有钱。

    陈青妤微微皱眉,觉得这个管婷婷说话真是太不中听了。这副口气是把她当犯人审问啊。她的笑容冷淡了不少,说“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管婷婷尴尬了一下,随即痛心疾首“我是怕你犯错误,你别不知好赖人啊,如果你得票来历不明,那是要出问题的。你可不能这样啊。你家孩子还小,你要走正路啊”

    陈青妤真心觉得这个管婷婷有病。

    有点大病。

    她说“你们派出所上来就冤枉人给人扣帽子吗”

    管婷婷“我才没”

    “小管,你胡说什么,赶紧忙你的工作去,这位同志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是好心,就是语气冲了点。”从屋里出来一个男同志,打了个圆场,随即拽走了管婷婷“我知道你嫉恶如仇的心是好的,但是做事情也要多看多问。她的自行车票是她婆婆厂里奖励的。”

    其实登记的时候不会问票是哪来的。

    但是,赵大妈是热门人物啊,她被厂里表扬,这一片儿很快都传开了。这位公安同志就住在附近自然知道。

    “你们赶紧出去试试车吧。”

    陈青妤没咬着管婷婷不放,这也咬不住,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人家又是同事。她没说啥,冲着这位同志点点头,推着车子离开,小佳小圆也鼓着小脸蛋儿不是很高兴“妈妈,我讨厌她。”

    小孩子只是小,不是傻,听明白了一些的,所以知道这个阿姨的话不好。

    陈青妤“小佳小圆,你们要知道,这个世上总是有些人是这样的。他们看到你过的比他们好,就会嫉妒,然后就巴不得你倒霉。像是这个管婷婷就是这样。她看到我们有车,而她没有,就想诋毁我们。如果我们因为这样的人生气,就太不值得了。越是有这样的人,我们越是要好好的生活。其实谁也不比谁差。”

    她倒是不瞒着两个小孩儿,说“有些人嫉妒就会说些话来伤害我们,但是如果我们上心就是中招了,对这样的人,我们不用给他们什么好脸儿。如果再逼急了,你们就告诉你奶,你奶会教训人的。”

    她跟赵大妈一明一暗,什么人收拾不了。

    小佳小圆陷入沉思。

    陈青妤“好了,我们不管的这个管婷婷,妈妈载你们兜风。”

    “好”

    陈青妤给两个小孩子放好,交代“小

    佳你坐在后面要紧紧抱住妈妈的腰,知道吗还有,脚不能靠近车轮子,懂不懂”

    小佳坐在后座上,认真点头、

    陈青妤“小圆你坐前边倒是不担心这个,但是这横梁估计硌屁股,咱们先来一圈儿,下一圈儿你们换位置。所以你也要记得。”

    小圆也认真点头。

    陈青妤载着两个小孩儿转了一圈,自行车的速度不算快,但是小孩子是第一次坐自行车,高兴的哇哇叫。

    “妈妈,妈妈跟飞起来一样。”

    “好棒哦”

    “啊啊,好快啊。”

    第一次感觉到自行车的快乐,绝对不亚于跑车,在两个小孩儿叽哇乱叫的嗷嗷中,陈青妤都迷失自己了,她,陈青妤,骑得不是车,而是玛莎拉蒂

    陈青妤“走喽。”

    她一路骑车,有种上辈子的感觉了,上辈子她来四九城旅游的时候,就是这样骑着共享单车穿梭在胡同儿,那时候她也是这么放松,这种感觉嘎吱

    陈青妤一下子停下来。

    “妈妈”

    陈青妤看着前边不远处,一个小媳妇儿拐着筐,另外一个大婶子捏着钱正要递过去。

    嚯

    做买卖的

    俩人似乎也没想到陈青妤突然就骑车冒出来,三个人都有点惊慌。

    很快的,陈青妤最先开口“我也要。”

    小媳妇儿“”

    大婶子“”

    陈青妤又往前骑了点,压低声音“有啥好东西,我也换点。”

    她着重这个“换”字,大家是懂的都懂了。

    小媳妇儿压低声音“我们自家做的桂花糕,你要吗”

    陈青妤探头一看,嚯,很细腻啊,看着卖相都不错,她忙不迭的点头。

    这会儿大婶子也说“她做的这个好吃,我要一斤。”

    陈青妤“剩下的我包圆儿。”

    “卧槽”

    “这剩下不少呢,还有挺多。”

    陈青妤认真“我都要,赶紧的,算钱,赶紧走人,大家也安全。”

    这么一说,大家纷纷点头,做小打小闹的投机倒把,也是很怕的啊。

    陈青妤立刻掏钱,她有随身带钱的习惯,不然总觉得不踏实,果然用得上。她出门也没带什么东西,索性说“你这筐也给我吧,我给你钱。”

    “不用,我这有油纸,我给你包上。我家这筐不能给你。”

    小媳妇儿还挺谨慎,生怕别人通过筐找到他家,她火速的拿出自己随身带的油纸,给切成几块包起来。一一放在前车筐里,陈青妤也赶紧掏钱。

    双方心满意足,也没啥约定,转头儿骑车就走。

    小媳妇儿也拎着筐,小跑儿离开。

    大家萍水相逢,彼此也都不是很信得过对方了。

    陈青妤很快的载着孩子来到了另外一条路,眼看就要到外公外婆

    的老宅了,陈青妤索性骑过来,不过眼瞅着门口附近有几个老太太大婶子在唠嗑,她直接骑走,没有过去。

    这一片儿新换的这些邻居,她都不太认识了。而原本那些老邻居基本都不在了。

    这一片儿住得基本都都是大学老师,这些年下放了不少,去世了也不少。房子就逐渐又分出去了。一个院儿安顿个三四户、四五户的,这一片就热闹起来了。

    陈青妤之前几次过来没人发现,也算是幸运了。

    当然,除了幸运也是因为她熟悉地形。

    今天有人,陈青妤就不过来了,她骑车来到一片空地,问“感觉怎么样”

    “妈妈,好快啊。”

    “有点硌屁股。”

    小圆揉着小屁股,嘟囔。

    陈青妤笑着把两个孩子都放下,说“来,一人一块,吃吧。不够还有,中午我就不做饭了,咱们吃这个。”

    “好”

    两个小孩儿都是第一次吃桂花糕,桂花糕白白糯糯的,上面镶嵌了黄色的小花,应该是桂花了。陈青妤自己也吃了一口,唔,好吃

    这种东西,最怕不舍得放料,这个小媳妇儿放的就正好,有甜味了,又不腻歪。

    “好次妈妈,太好次了”

    “嗯嗯,没有比她更好吃的,饼干糕点馒头都不如它。”

    陈青妤看着两个小家伙儿叽叽喳喳的,也跟着笑,说“是啊,好吃,那下一次再看到那个姨姨,我们还买好不好”

    “好”

    “要买的。”

    陈青妤“那拉钩,我们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往后咱家吃什么好吃的都不要告诉其他人,你们要是说了,他们就会嫉妒,就会搞事儿,保不齐就给咱家惹什么麻烦,虽然我跟你奶奶也不怕麻烦,但是没有自然更好。你们说对不对”

    “好”

    小孩子认真点头“不说的。”

    陈青妤“这就对啦,说得多了呀,他们就会嫉妒,然后就没安好心眼了。”

    “就跟今天那个管姨姨一样。”

    陈青妤瞅了小佳一眼,说“对,就跟今天的管婷婷一样,所以我们都不说。”

    “嗯,不说”

    “奶奶也不说吗”

    陈青妤“奶奶也不说,你奶奶在厂子偷吃好吃的,也没告诉咱呀。”

    她可不是那种会教育孩子跟长辈多友好的人,她主打的就是一个实话实说,小孩子也有权利知道真相啊,这世上又不是只有真善美。

    “来,再吃一块,吃完了我们就要回家了。”

    “好”

    “这一次换我做前面,妹妹你坐后面要抓紧妈妈。”

    小圆用力点头“我知道。”

    她也嘟囔“前边坐久了真的硌屁股。”

    陈青妤笑了出来。

    别看陈青妤买了挺多桂花糕,但是两个小朋友一人吃了两大块,剩下的都被陈青

    妤干掉了。就这,也不是全饱了呢,不过这也没啥,陈青妤现在吃饭基本维持八分饱就成。

    走啦,回家喽

    香酥栗的作品七零大杂院小寡妇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

    “回家喽。”

    陈青妤一大早就出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有的回家做饭,有的倒是没没有。

    梅婶子看着陈青妤推车进门,哇了一声,赶紧上前;“这就是自行车啊我看看,哎呦,这真好,你看这流线型,你看着质量,哎呀妈呀,还有个车篓,这也太好了吧小陈啊,你真是有福气,这自行车真好。”

    “自行车回来了我看看”王大妈赶紧从屋里出来,不过她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原本大院儿只有三辆自行车,管院儿马正义一辆,赵蓉两口子一辆,再就是他们了。但是不曾想,赵蓉家小子竟然买了一辆,他家里两辆车可就压住了他们家。

    一想起这个王大妈就不高兴,现在更是不得了,就连小寡妇他们家也买车了。

    这可真是气死人。

    他家何德何能啊。

    他家真是何德何能可以有一辆自行车,他们配吗

    王大妈赶紧出来,脸色难看的打量自行车,阴阳怪气“呦,还是凤凰牌的,你们可真舍得,飞鸽和永久还能便宜点呢,真是不会过日子。”

    陈青妤腼腆的笑,说“我婆婆说了,反正都是要花钱,就一步到位吧,相信俊文哥在的话,也肯定想要买凤凰牌的。我自然都听我婆婆的。”

    “哎呀真不错,以后大院儿有个事儿也有个车了。俊文媳妇儿到时候你可得发扬精神啊。”史珍香不怀好意的说。

    陈青妤也不反驳,只是笑着说“借车的事儿都得问我婆婆,我家是我婆婆做主。我哪敢做这个主”

    史珍香“你这样可不行,你应该勇于反抗啊,你操持家里,这些小事儿都该捏在手里”

    她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史大妈,你是故意挑拨我们婆媳的关系吗”陈青妤眨巴大眼睛,一脸的清纯无辜,但是却又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儿”

    陈青妤装的时候是很能装的,她一脸不敢相信,说“史大妈,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干啊我跟我婆婆都是俊文哥的亲人,俊文哥不在了,我们自然要相互扶持好好生活,你会这样说,如果传到我婆婆耳中还以为我对她不满,你这不是让我们的日子平白的生出波澜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盯着史大妈“你是嫉妒我们家得了一辆自行车,故意给我们家找事儿吗怪不得,怪不得你家玻璃被人砸了,肯定是因为你总是这样,得罪了人。”

    陈青妤接连开口,史大妈愣是没跟上茬儿。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我没有这个意思,你误会了”

    她又不乐意“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家玻璃被砸,我是受害者,你咋还能这样说,你会不会说话啊”

    陈青妤眼泪含眼圈,睡哦“明明是您先挑

    拨的,我俊文哥”

    白凤仙生怕她又开始林俊文的长篇大论,赶紧说大家各退一步,算了算了。史大妈,你说话也确实有点那个了。人家小陈婆媳挺好的,你就别在搅合事儿了。跟那搅屎棍一样。”

    陈青妤“”

    你这么说,我不感激好吗

    搅屎棍

    谁是屎

    史珍香也不乐意,这人怎么说话呢,凭啥说她是搅屎棍

    她还觉得自己很无辜呢。

    “好了好了,你们别这样,哎对了,说起屎你们听说了吗咱们这边隔了两三条街吧,昨晚有人掉粪坑里了。”梅婶子转移话题。

    陈青妤挑眉。

    果然啊,消息灵通,还得是梅婶子啊。

    “掉粪坑了谁啊”

    梅婶子“叫李大山,也是咱们厂子的,听说昨晚两口子一起掉粪坑里了。太恶心了,捞了半个点儿才捞上来。哎呦我去想一想就特别恶心。”

    “这咋掉进去的啊”

    “好端端的还能两口子一起掉进去”

    “你咋知道的啊”

    陈青妤也做出一副好奇状,她是不知道后面的情形的,正好听一听,嘿嘿。

    梅婶子“我上午不是去街道找活儿路上遇到那头巷子的梅花婶子了,她跟我说的,街道办人家也议论了。据说啊,那李大山的媳妇儿万菊花非说是闹鬼,有个力大无穷的女鬼给她推进粪坑的。李大山也说自己是感觉腿疼栽进去的,像是有东西推他。”

    “啊”

    “闹鬼不会吧”

    “他们这么大胆,就敢张罗闹鬼”

    梅婶子“你们听我说啊,我还没说完呢。他们不是说有人推他们吗其实当时已经好几个邻居听到动静出来了,那万菊花是怎么掉下去的,真是没看见,但是大家都是眼睁睁看着,李大山是自己下去的,他就是一闷头就下去了,他身边压根没人。也没有什么万菊花说的白衣女鬼。”

    “啊”

    “自己下去的”

    这要是真有人推的,还挺正常的,但是愣是自己下去的,给这个故事平添了几分诡异。

    看不见的人推了人。这才是最可怕的啊

    “那掉进粪坑,人没事儿吧”陈青妤“好奇”的问。

    “咋能没事儿,喝了一肚子粪水人哪能没事儿昨天他们全院儿出动,听说冲了一晚上的水,亏得现在天暖和了,要是大冷天,还指不定啥样了呢。天蒙蒙亮的时候,也把粑粑冲的差不多了,人就送医院了。哎妈呀,你说喝了这么多粪水,这以后还咋见人啊,太丢人了。”

    陈青妤犹豫着说“呃,这好不好意思见人倒是其次,你们说啊,这喝了这么多粪水,以后会不会有口臭啊”

    满嘴喷粪,能不臭吗

    那就让你臭个彻底。

    大家一愣,随即这么一想,觉得陈青妤的猜测

    很有道理啊。

    “你还别说,这事儿真是不好说。我老家那边有个亲戚大蒜吃多了嘴巴都有一股子臭味儿。这喝了这么多粪水,哪能不臭怕是一开口就要迎风臭三里了。”

    “真的太恶心了。真是,幸好这不是在大院儿的,不然你说以后多遭罪啊。”

    “谁说不是呢。”

    大家都深深后怕,好在他们大院儿没出这种事儿,好在啊

    不然想一想就要膈应死了。

    “那这事儿最后咋办的街道办去了吧”

    “哪儿啊,街道没去,他们大院儿没找街道,他们哪敢找街道啊。那万菊花一口一个女鬼,这不是宣扬封建迷信他们大院儿的人还想捂盖子呢。他们没找街道,街道也就没管,这要是别的事儿,街道估计早就过去了,现在那条街还满满都是臭味儿呢。人家街道也不乐意多管。”

    “哎妈呀,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

    “哎不是,我怎么觉得李大山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史珍香“当然耳熟了,他是机械厂电焊那个班组的,以前做个林俊文的师傅。”

    史珍香是知道李大山是谁的,毕竟徐高明有啥回家是会跟她说的“如果不是还有别人同名同姓,就是那个人了。”

    陈青妤惊讶“俊文哥的师傅吗那我就不太清楚了,我结婚这么多年,他们也没什么走动的。”

    史珍香心说可不是没什么走动,他们班组谁不知道,李大山故意不教林俊文,对他也格外冷淡,压着升级还经常把不好的活儿分过去。

    林俊文也不是个傻子,主动示弱几次发现并没有效果就跟李大山只有面子情了,很冷淡的。

    不过,等等

    李大山,对啊

    李大山是林俊文的师傅啊

    他撞鬼了啊

    啊啊

    对啊

    史珍香一下子就害怕起来,要不是青天白日大太阳,她都要哆嗦了。

    李大山他们家,真的闹鬼了。

    陈青妤拍了史珍香一下“史大妈你没事儿啊”

    史珍香一下子跳起来“啊别碰我”

    陈青妤“”

    邻居们“”

    咋了/p
本文链接:https://www.tailaixsw.com/0_52/3287981.html